王广杰:我的好兄弟

微信图片_20220517191715.jpg


人生能有几个这样朋友?有时我经常这样问自己。

这几天我出疱疹,行动不便,老伴还得去照顾外孙。我的朋友津源老弟得知后,天天来照顾我,去医院看病他用轮椅推着我,就像是亲兄弟一样呵护着我。试想,如果没有他我不知将是一种什么情况?

老伴曾经问我:“你和津源怎么认识的”?其实,我和津源老弟相识完全是巧合。多年前的一天,财务打印机坏了,财务小邹请津源来修理,那天我凑巧没出去,于是我们就有了第一次相见的机缘。这就是俗话说的人与人相识是命中注定吧。

交往十几年来,津源已是我生命中不可多得的兄弟,他称呼我哥哥,喊得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因为我认识他时,企业已经逐步退出市场。如果我跟他早认识十年,我一定给他投资,把他的复印机打印机买卖做大。我也绝不做十三香这没有技术含量的流通企业。但我当时已年近甲子,风风雨雨走过来满身伤痕,不想在商海拼搏了。只想好好孝敬父母,那时母亲已经九十高龄,虽然能自理,但家务还是需要有人帮着做,更多的是陪老妈妈唠唠嗑。六十多岁的人了,推开门还能叫声“妈”,这是多大的幸福,所以我特别珍惜。

再有,女儿产后回单位上班,每天是顶着星星到家,女婿父亲的身体健康出了问题,心有余而力不足接不了孙子,我就担起照顾外孙任务。

那时,津源才50多岁还在奋斗。他工作过的造纸厂很早就破产了,为了生活不得不做起生计,在东亚毛纺厂门前卖布。可是好景不长,因占道经营被取缔了。那时他还年轻又有大专文化,幸运被一家台资企业录取了,直到现在他还留恋在那工作的时光。台资企业七年不续合同,这样的人事制度不知制约了多少中年人,迫使津源另寻出路。

推销复印纸是津源谋的第二份工作。

回忆起那段满经沧桑的日子,津源有很多的感慨,对今天得到的收获也充满自豪。他说在推销复印打印纸时认识的一个塘沽老板给了他无限空间,他在那里工作了两年,学习了修理复印机打印机的技术。本应继续工作下去,但她的老娘瘫痪在床需要人照顾,为了母亲,他也不得不忍痛割爱。津源提出要回家照顾老娘,老板很敬佩他孝心,欣然接受他的要求。

津源为了延长母亲生命,对医院判定他母亲生命已到“尽头”的情况下,自己学习药理和护理知识,给母亲打针吃药。在他的努力下,使母亲的生命又延长了两年之久。

本来津源和我一样,哥四个姐俩,但哥哥姐姐们各自都有自己情况,不能照顾母亲,而且一个残疾哥哥常年住院也靠津源关心照顾,这样侍候母亲的重担就落在他的肩上。

百善孝为先,津源为了母亲付出了一切,他的所作所为深深感动了我。我们是没有一丝血源关系的挚友,但他孝敬我母亲也是爱心满满。

那年夏天我母亲提出到文化街转转,津源知道后说:“不能让老娘留遗憾”。于是,我俩一起用轮椅推着母亲去娘娘庙,因为这是母亲的心愿。在那里我们走遍了每个殿堂,感动得庙里的师傅一直把我们送到庙外。更可贵的是,我父亲刚去世不久,母亲非要到墓地去看看。说也奇怪,正好我夜里做梦,父亲不让我去打扰他。津源老弟说:“我来。”是他陪母亲给父亲上坟,帮我处理了这件棘手的事情。

这十年,津源为我付出太多太多了,2016年我岳父出车祸后,他告诉护工说:“有事先找我”。就这句话,2017年除夕护工发现岳父不对劲儿,就打电话招呼津源老弟,他一夜未合眼一直守到天亮。早上才打电话告诉我,他开车接我到岳父岳母家,当我听到护工的叙述,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彻夜未眠的津源老弟,几个小时后又托着一盖帘饺子送到我家。

夜深人静,疱疹疼痛折磨的我睡不着觉,一桩桩往事拦不住地涌上心头,当我敲击键盘,用文字记录这段情谊,忽然觉得疼痛缓解了许多。

和津源在一起,总觉得是上天赐给我的好兄弟。现如今我已步入古稀之年,他的陪伴是我一生的财富和幸福。


微信图片_20220517191727.jpg

作者简介:王广杰,笔名,五子书屋,天津市人,大专学历。天津市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中国散文学会、天津诗词学会会员,《金榜头条》《今日头条》认证编辑。《五子天地》文化传媒主编、主播。

发布时间:2022-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