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广杰散文:贺军

贺军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中年人,一米七五的个子,大眼睛白净的皮肤。他的婚照比电影明星王心刚还俊俏。与贺军相识,还得从他父亲讲起。

1987年我负责天重煤炭采购业务,为了打通铁路发运计划,我认真攻克每一个环节。大同矿务局里我攻克的第一人选即贺军的父亲。

贺军父亲叫贺登华是大同矿务局十三矿发运员,每天负责与云岗西站铁路部门联系报请发运单位。一来二去我与贺军父亲变成无话不谈的哥们,配合非常默契。1996年贺军中专毕业国家已经不包分配,一天闲谈,贺军父亲托我,把贺军带到天津找个工作。那时我已经兼任大同矿务局林兴实业公司天津办事处经理,就这样贺军来到了天津。

 我有时会回想起来:如果贺军不跟着我,说不定他混的比现在还好,可是事情往往不是如果。

那时大同矿务局林兴实业公司在南仓储运材料场租了场地,扩大经营煤炭业务。贺军是所有员工中文化水平最高的,我就派他每天到各单位去送发票拿支票。我问贺军是否会骑自行车?他说:会。其实他根本就不会骑车。但他任性、好强,凭着不服输的劲头,很快从不会骑车飞跃到骑起来飞的一般。

     当时跟着我还有三个外地年轻人,我为他们三个人各自建立了经营范围,有煤炭、食品、装饰材料,但当他们运作时,我才清醒我太天真了。他们三人都没有经商的经验,也没有经商的天赋。我不得不先撤掉副食调料经营部,后来西青道装饰商店随着运输六场处所的拆迁,也不得不关张闭店。贺军跟着我从销售酒水转向经营副食调料,向新的领域挑战。贺军不论在批发还是在超市销售都得到相处单位的认可。他结婚后有一个老板竟找我提亲。我说:你早干什么去了?这件事也成为了笑谈。

 我把贺军视为自己亲侄子一般,虽然他跟我学了一些经商的经验,但也让他浪费了青春。贺军离开我时还是两手空空。想起来我就感到非常愧疚,我辜负了他对我的期望。

 但有一件事让我感到十分欣慰,贺军跟着我时,他爸爸给他介绍了对象,就是他现在妻子大同阳高老乡小邓。那时小邓刚刚大专毕业,面临分配找工作。我们公司当时经营的十分不景气,我特别想找出一条出路,就把贺军派到武清区开发市场。小邓和贺军一见钟情后,确立恋爱关系跟着贺军一起去了武清区,住在租用的办事处房子里,在那里他俩一起度过了婚前美好的时光。

一天贺军对我说:王叔!小邓怀孕了我们准备结婚。我一听高兴地说:好事呀!

那时公司租用天津市第二塑料厂公寓做办公房搞经营,一切一切都在情理之中,由我筹备策划着婚礼事宜。上午捞面和迎亲搞得红红火火。每当想起心里美滋滋的。我多么希望一直办下去呀!但上帝再也没给我机会。这是我唯一一次为朋友之子和公司员工操办的婚礼,

时光荏苒,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但那简单的婚礼却留在我的记忆里,每每想起都会有成就感,看到贺军拥有了幸福伴侣我心里踏实了一半。

如今贺军在滨海新区有了自己的家,儿子都大学毕业了。贺军成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过的很幸福是我最大心愿。祝福他!


微信图片_20220817115046.jpg

作者简介:王广杰,男,笔名,五子书屋,天津市人,大专学历。中国共产党党员,天津作家协会会员,办有自媒体《五子天地》公众号任主编,中国乡村作家,《青年文学家》杂志理事,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天津诗词学会会员,及多个网络平台编辑,有作品在《天津日报》《今晚报》《中老年时报》《天津工人报》《齐鲁文学》《渤海风》《花溪》《传奇故事》《参花》《文学百花苑》《中华传奇》《中国文艺家》《鸭绿江》《中国诗影响》《青年文学家》等多家刊物发表和获奖。

发布时间:2022-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