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况:诗人邹晖的诗酒远方(序与跋)

缘于诗歌和工作的关系,在广东公安战线,我有不少要好的朋友,当中有一多半是文朋诗友,省公安厅诗人邹晖就是其中一位。作为相识相交相知多年的好兄弟兼铁杆诗友,我与邹晖虽然工作上甚少交集,但彼此偶酒常茶,时相过从,谈诗论世,可谓惺惺相惜,略无间隙。

邹晖在公安人才管理特别是全国公安机关人民警察职级序列改革领域默默耕耘20余年,曾借调公安部和中央政法委参与顶层设计并推动改革政策出台,业内算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我到鲁迅文学院学习时,逢着周末,邹晖呼朋引伴,让我与各路英豪小聚过一回。清一色的青年才俊,阳光帅气,话语中颇见人文精神与家国情怀,大家敞开心扉畅所欲言,话题涉及天上地下、国内国际,赤诚推心,幽默置腹,甚是快慰。邹晖依然还是那个快言快语、快意恩仇、一根肠子直通喉咙的“直肠男”,他略带嘶哑的笑声,爽朗中带着点天真成色,晴明中夹着些许硬汉气质,时而像个爱闹腾的大孩子,时而又像一个理性内敛的哲学家。我就喜欢他那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断不藏着掖着的直性子。事实上,朋友之间,确实要不了许多繁文缛节和弯弯绕的东西。跟邹晖交往,一个字:很爽!

前些日子,邹晖忽然来佛山看我,参与茶叙的依然是一批青年才俊。言语间,邹晖依然大哥风范、暖男姿态。他大谈人生必须有理想有抱负,生活必须有诗酒有远方。说到动情处,他忽然要求熄灭吊灯,只剩两盏射灯,说是要制造点符合审美要求的浪漫氛围,以便为语言艺术构筑醇美之境。大伙不知道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见他一本正经不像开玩笑,于是一个个销声屏息、引颈以待,看看到底会有什么奇迹发生。待一切准备就绪,只见邹晖挺胸收腹、长呼一口气说:“安静,请大家保持足够的安静!”。然后就看见他伸出食指非常夸张地摁下手机音乐。跟随音符略显忧郁的节奏,邹晖开始用他那副略带磁性的“鸭嗓”说,他要朗诵我的代表作《照见:天空之镜》。这让我即时哑笑懵圈,晕乎乎居然有点小感动。在场的兄弟们当然也大受感染,直道许久没听诗歌朗诵了,他们一个个问邹晖是否要收门票。邹晖豹眼圆瞪,狡黠一笑,挥手道:“友情客串,免收门票,捧个人场即可。朗诵得好,来点掌声鼓励鼓励,朗诵得不好,还请给点薄面,尽量别捂耳潜逃……”。众人闻言莫不大笑称善。

一首终了,收获喝彩与掌声之后,邹晖笑嘻嘻说:“大家没逃……证明没被吓着!有点安慰,有点安慰!”。我适时给他献上一朵“菜花”。邹晖见状,赶忙张口接下,煞有介事地大咀大嚼一番后,装作美滋滋地咽下,然后摇摇头腼腆一笑,顺口溜张嘴就来:“好花不常开,菜花好食材。师长多抬爱,好事自然来。”大伙闻言,自然又是一阵哄堂大笑。邹晖傻笑一阵后,神秘兮兮地趋前附耳对我说,“大哥,老弟想出本诗集,以纪念渐行渐远的青春,还请你拨冗为弟写序才好啊。”

“真的假的?”我有些持疑。

“岂能有假?弟过几日就将历年所写的粗浅文字找出来,挑选成色稍好点的发您过目。”邹晖答得一本正经。

“好啊!好事一桩!一定不负老弟重托!”我朗声一笑,答得爽快,却并不轻松。

写序之事就此一锤定音。

 

一周之后,我读到了邹晖带体温的抒情诗篇,心里一阵惊喜,直为邹晖诗歌中的血性诗句所感动。

“穿越云层/是为了寻觅你的身影/透过迷雾/是为了靠近你的气息/翻越险山/淌过激流/就是为了照亮你的世界//黑暗/并不可怕/因为 爱来了/爱 幽深而凝重/那是因为/爱承载了太多的内容/在流淌的岁月里/爱会继续//爱 是浪漫  包容/爱 更是海纳百川的勇气  豪情//爱 就是一束光/驱赶灾难悲伤/爱 更是一把利剑/斩断阴霾苦痛/爱 让不幸远离/让祥和快乐永远相伴/在这明丽的世界/爱 无处不在//穿警服的那个兄弟告诉我/得到爱/是一种幸运/付出爱 更是一种快乐 幸福”(《爱之光》)这是诗人邹晖写给汶川地震10周年的祭诗。满腔的爱与痛流溢在字里行间,读着读着就让我仿佛回到了当年汶川地震的现场,看到了惨不忍睹的天灾之痛正在肆虐人间。读着读着就让我泪眼模糊,痛不能已。读着读着就让我看见了人民子弟兵在舍生忘死开展救援行动、医护人员在不舍昼夜抢救生命、人民警察在抗震一线维护治安、维持秩序……

“昨夜,月色清冷/忽觉暖暖的,风吹过心上/彷如隔世/春去秋来,光阴/带走许多记忆中的浮尘/沉淀的,依然是那些/挥不去,又靠不近的眷恋/你的微笑,若近若离/在时光中,投射出 无数个花影/如午夜,绽放的昙花//三月,珠江畔的满树芬芳/在梦的花园里,四季如春/多少次梦醒/掌心依旧,有你的余温/耳边依旧,有你的细语/月光如水,像你的触摸/洒满了窗前,思念的碎片//今夜,我沉醉风里/用心聆听一切琐碎/那里有你,风中的感应/也有你,远方的呼唤//今夜,我刻下风的痕迹/让星星点亮起,那盏烛灯/点燃起,我那沉睡的灵魂/随风,放逐//再一次,把你写进 我梦中的诗行/为你痴,为你狂/在事业的海洋中,一起沉浮 无所顾忌/再一次,把你放进 大江南北,荒漠高原/用月光编织成帆,一起/去一次自由的畅游/无所畏惧//今夜,我要打开 每一扇窗户/让风穿透心房/让时光进驻 每一个微小的细胞 /让记忆,停留/在一起的,每一寸片刻/再将祝福 折成一只会飞翔的白鸽/在黎明到来之际 朝着太阳,放飞/飞向远方,直到你的身旁……”(《致情同手足的战友》)。这是诗人邹晖写给省公安厅已故战友朱恒文的悼亡诗。这首诗情感尺度把握得较好,抒情叙事真真切切、如泣如诉,诗歌意象清新明净,语言明白晓畅,句句皆见战友深情。读邹晖这首清澈见底至情至性的悼亡诗,我被他促膝相诉、把臂倾谈般的战友情义所感染,恍惚间,似乎看见了英雄生前的音容笑貌,慨叹人生之奄忽、友谊之珍贵。

展读邹晖的诗稿,我在他的《俯视华沙》《小暑广州高铁》《八月的努力》《愿故人不散》等篇中发现了不少温润动人的诗句,字里行间不仅有他个人的爱恨情愁、离合悲欢,还有他浓重的乡愿情结、家国情怀和民族自豪感,同时也不乏对异国他乡情调和国内国际事件的独到见解、诗意抒写。我心下就想,小子果然诗痴一枚啊,多少年没见他的一字半句了,以为他早就金盆洗“笔”了呢。却原来他居然还没忘记从文字中寻找慰藉,没有忘记自己的诗人身份。真的太好了!可喜可贺!

在我看来,公安工作那是一般人干不来的,整天像陀螺一样转,忙得脚不着地,累得够呛直喘。邹晖竟还能瞅空写诗,这太不容易了。着实令我感慨系之、击节叫好。

在我的印象中,公安人员总是一副主持正义的光辉形象,让人好生敬畏。我这人与公安有缘,祖父是1948年参加革命工作的老干部,解放后祖父就在家乡五华从事公安工作,是一名刚正不阿的老党员、老公安。祖父为人一身正气,即使“文革”期间因一宗冤假错案牵连遭到了“双开”处分的不公正待遇,他也没丧失信心,依然对党、对国家、对公安事业保持着既往的热情与关注。平日里,乡里乡亲之间有个摩擦纠纷什么的,总爱请他老人家出来主持公道。而祖父息事宁人的本事总让双方当事人心服口服。1983年底,老祖父的冤案得以平反昭雪。但此时已是风烛残年、病入膏肓的老人,再也不可能回到公安工作岗位上去了。恢复名誉的那天,弥留之际的老祖父热泪盈眶地对儿孙们说:“国家为我恢复了离休老干部的名誉,补发了工资,恢复了医疗待遇,这是我一生的荣光。你们一定要珍惜这份名誉,多做有益于党和国家、有益于乡里乡亲的事……我死之后,你们不能向政府伸手。只期望我的孙辈中将来能有人从事公安事业,这样我也就死而无憾、于愿足矣。”

那天,我望着命悬一线的祖父心里难过极了,暗暗发誓,将来有一天自己一定要当个人民警察,以遂祖父遗愿。一定要像祖父一样抓凶追逃、破案立功。

可惜事与愿违,多少年以后,阴差阳错,我竟成了一名诗人。诗人与警察,一文一武。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彼此大相径庭,这与我祖父的遗愿自然相去甚远。这也是我后来为何逢着公安人员便有一种亲切感的缘由。

初见邹晖时,就觉得他像我祖父年轻时的样子。我看过祖父年轻时的黑白照,英武、健硕,一脸严肃,凛然不可侵犯。而实际上我祖父满满的都是侠骨柔肠。邹晖给我的感觉,也莫不如是。我知道,这是我潜意识里的“公安情结”在作怪。

邹晖老弟一手抓枪,一手握笔,满腔男儿热血,一身豪情壮志,难能可贵的是他的文字跟他这人一样,扑面而来都是阳光正气、干云豪气,尽管他偶尔也露着点俏皮的匪气和霸气。在此,我要向包括邹晖在内的所有劳苦功高的人民警察致敬!他们都拥有我最为真挚、最为硬核的祝福。

是为序。

2020年918

佛山石垦村  南华草堂

简介:张况,著名诗人、文学评论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

发布时间:2020-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