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游天姥梦太白

文/刘伟德

 

几十年来,读了千百遍李太白《梦游天姥吟留别》等名篇佳作,随口就可即席来一首朗诵朗诵,朋友们听了赞不绝口,都以为我有多好的记忆力,其实,无它,喜欢,烂熟于心而已。喜欢诗仙的诗作,不单是崇尚他的才华卓绝、文采风流,更因他的诗作所蕴含的精神境界、哲理豪情,已经深深沁入我的心扉、流入我的血液,深深地影响了我的人格、气质和修养,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他那思接千载、豪迈奔放的奇思妙想,激励我放飞梦想的翅膀;他那侠肝义胆、志在冲天的鲲鹏之志,鞭策我脚踏坚实的大地;他那桀骜不驯、狂放不羁的文人风骨,让我在人生旅途中历尽了磨难,但也成就了我独立特行的气质,独辟蹊径的胆识,独善其身的素养,独挡一面的勇气。我是成也李白,难也李白,思也李白,梦也李白。我曾多次梦回盛唐,与李白携手同行,壮游大好河山,他诗兴勃发,我泼墨挥毫,那才叫激情四射、快意人生!最不济也要拜倒在他的门下,做他的书童,为他铺纸研墨,为他披衣打伞。崇拜他天马行空、飘然思不群的豪迈气魄;仰慕他出口成章,绣口一开便是半个盛唐的万丈豪情。

 

多年来就有一个梦想,要追随李白的足迹游历一遍,希望能滋养一些艺术才情,陶冶一些文化情操,激发一些创作灵感,成就一番鸿图大业。趁着带领文艺骨干到江浙采风之机,我决定首先探访浙东“唐诗之路”,到诗仙诞生杰作的天姥山一游。久负盛名的天姥山,是才子雅士云集的圣地,无数骚人墨客留下许多风流韵事、佳作名篇,唐宋时就已成为令人神往的天下名山,但不知何故后来却逐渐变得默默无闻了,有朋友建议别去,不然会失望的。我很纳闷,难道现代人都不读李白的诗作了吗?还是虽然读了,却是走马观花、附庸风雅,根本不去理解李白诗词所蕴含的哲理和意境?我异常执着,哪怕去了失望也比不去留下遗憾好得多,况且我脑子里一直想象着,天姥山一定不会辜负我多年的神往,一定会让我有意外的收获,最好就是下一场大雪,让我们这些一辈子也见不了几次雪的岭南人大开一次眼界、大饱一次眼福!也许是苍天有情,也许是机缘巧合,冥冥之中早已安排好了一切,但天机不可泄漏,却总是在不经意间给人意外的惊喜。当我们准备出发之时,天气预报说江浙一带正在下着小雨,气温接近零度,我就预感我们有可能美梦成真。当我们降落萧山国际机场,马不停蹄地乘车到达绍兴新昌县境内时,眼前已是茫茫夜色,在稀疏的灯光下,透过车窗我们可以看到外面下起了毛毛雨,并且还夹带一些雪花,偶尔也会发现路边的树木和车顶上有少量的积雪,但这已足以让我们兴奋莫名了。

 

天姥保佑,让我们真的碰上一场大雪,让我们见识一次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壮观。住进酒店,团友们正在兴致勃勃地喝茶聊天,这时,我们听到一些雨声,往窗外看,还有一些雪花飘落。此时不去更待何时?我们马上冲出酒店,来到街上,灯光下,正飘飘洒洒地下着雨夹雪,不一会,我们的头发、衣服都沾满了雪花。机会难得,岂容错过!我们早已忘记了寒冷,不断地拍下雪花纷飞的夜景,也拍下雪夜中狂欢的我们……

 

也许是旅途劳累,一夜难得的好觉,凌晨五点就醒了。我想起昨晚,几个被我们戏称为“好摄之徒”的团友,想早上六点前去登山,我马上决定与他们同行,于是乘着的士,在朦胧的夜色中,向天姥山进发了。车到中途,我才猛然想起自己是领队,竟然抛下团队不管,有擅离职守的嫌疑,于是给工作人员发了一条微信,告诉他,我们先去探路,提前出发了,你要组织好队伍,按时出发,我们在山上见。一路上,在苍茫的夜色中隐隐约约看见窗外树上、山上白雪越来越多,我们也愈发兴奋,我们可能真的碰上了千载难逢的好日子,圆了到天姥山看雪的美梦。

 

约半个钟后,的士停在天姥山下的斑竹村口,天空露出了鱼肚白,烟雨苍茫的雪山有如一幅巨型的水墨画展现在我们面前。我敢说,除了上帝,这世上没有哪位绘画大师有此功力,能绘制出如此大气磅礴、气吞山河的巨幅画卷!我敢说,当年李白梦游天姥山的时候,肯定没有见到这般大雪,不然他的诗作里不可能没有雪景的描述。如此说来,我们也许是受李白的委托来弥补他留下的遗憾,去完成他未了心愿的。我想,此时李白一定在天上看着我们这群千年后的追梦人而深感欣慰。而此时我却有点埋怨李白了,为什么你当年不多游几次天姥山,尤其是冬天,如此壮观的景色你怎能没有大量描写的词汇?当然我更深感自己学识肤浅,面对如此美景,竟然想不出多少词语来形容。所幸,虽然我们没有李白下笔如有神的横溢才华,但我们有他当年没有用过的手机、相机,我们可以准确地记录这无法用语言来描绘的美境。我不知道李白此时有什么想法,是羡慕现代科技的发达,还是嘲笑我们这些后来者文采不足,只能记录大雪的表象,却无法表现大雪的精神?脑中思绪万千,眼前风光无限,除了惊喜,除了赞叹,除了疯狂地拍照,我不知道我们还能做什么?

 

进入村口,眼前白茫茫一片,虽然是踏雪留痕,但却不知路在何方?苍茫的群山就像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棉袄,高大的树木在大雪覆盖下,越发显得变化万千,犹如一群群婀娜多姿的少女在翩翩起舞。

  

我们边拍照边往村里走,面对目不暇接的美景,摄友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的玩起了航拍,从上帝的视角鸟瞰这苍茫的大地,必定是别样的视觉享受;有的穿着红色的上衣,在白茫茫中显得特别耀眼,手机与相机轮翻上阵,不时爆发出惊喜的赞叹声;有的穿着嫩绿色的摄影服,在雪原上显得既有差别又不失和谐,这也很符合一些摄影家纳于言而敏于行的个性特征。

 

这时,个别早起的村民也出来了,露出一脸惊喜的表情,估计这么壮观的大雪他们也不多见。我问一位老乡,天姥山冬天常下雪吗?他说很少,往年都是下点小雪,这样的大雪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也是2020年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瑞雪兆丰年啊,这必定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好兆头。 

 

古老的村庄仿佛成了童话般的冰雪世界,挺拔的树枝上挂满了雪花,雪白的房顶升起了袅袅炊烟,婆娑参差的竹枝被压弯了腰,仿佛在频频招手,热情欢迎我们这些来自远方的客人。

 

篱笆上,菜地里,全都盖上厚厚的冰雪,犹如大型汉白玉雕塑博物馆,真是鬼斧神工,令人叹为观止。

 

忙碌了一个早上,都感觉有点饿了,我们在老乡的早餐店吃了简单而又别具特色的早点,一边吃一边不时与老乡聊天。我问,“谢公宿处今尚在?”老乡一脸懵然。出到门口,见到清澈的溪水荡漾流过,犹如黑色的宝石泛着银光;清猿啼声呢?恐怕做梦也听不到了,只见乡亲们在忙碌着,只有鸡犬之声相闻。吃罢早餐,我们又继续前行,一群恪尽职守的家犬,就像威风凛凛的大将军,挡住我们的去路,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气势,没想到却成了最好的模特,被收入了我们的镜头。

 

我们寻找着李白当年上山的路径,但却是千回百转、此路不通,只能改弦易辙、另辟蹊径;眼前仿佛戴上了滤色镜,将色彩缤纷的世界遮蔽,变成了黑白分明却浓妆淡抹总相宜的写意水墨画。真是“千岩万壑路不定”啊,经过一番折腾,我们终于找到了上山的路,在密林间若隐若现,看不到路阶,摸不着石头,皮鞋踩在晶莹的雪面发出嗞嗞的响声,虽然是一步一个脚印,但却是步履蹒跚、举步维艰,只能跌跌撞撞地摸索前行。

 

爬过一段斜坡,不时碰到路边的小树,雪片从树上倾泻而下,头发衣服顿时落满雪花,从雪谷摸爬滚打出来,我们早已成了白花花的雪人。

 

经过艰难的跋涉,终于走上了正道,一条直通山上的木栈道显现在我们面前,只见一级级的阶梯上积雪厚达二十厘米,就像洁白的地毯铺在台阶上,晶莹剔透、冰清玉洁,真不忍心破坏这完美的杰作!踏雪寻梅,是冬天最浪漫的事,我们都希望能在这皑皑的白雪中发现凌寒独自开的红梅,但放眼四顾,不见梅花踪影,却发现了几片火红的枫叶,像梅花一样挂在洁白的枝头,真是霜叶红于二月花啊!大家争先恐后,纷纷聚焦这勇敢的精灵,拍了许多精彩的特写。

 

继续拾级而上,犹如踩在白云之上,虽没有“脚著谢公屐”的惬意,但却有“身登青云梯”的豪迈。云梯两旁,婆娑的树冠被厚厚的积雪压得抬不起头,但挺拔的枝干却在不屈地舒展着,仿佛舞动着坚强的臂膀,“欲与天公试比高”。仰望前方,高耸入云的天姥山在浮云间隐约可见,山巅皑皑的白雪闪着银色的光芒;灰蒙蒙的天空浮云渐渐散开,“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白玉盘一般的太阳在云霓中若隐若现,让你无法分辨究竟是太阳还是月亮?我想当年李白看见的也一定是同样的情景,醉眼朦胧中也分不清到底是太阳还是月亮,只好用“日月照耀金银台”来形容了,也许这就是“日月同辉”的另一种意境吧,这就是诗仙的超凡脱俗、不同凡响之处,妙手偶得、佳作天成!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了,这就叫顶礼膜拜,这就是高山仰止!

 

我们继续沿着曲折的云梯向上攀登,来到半山,只见一座十多米长的风雨亭巍然屹立,但亭子也无法阻挡大雪的侵犯,大堂里的长凳和地面上洒满了雪花,就像披上了一层厚厚的天鹅绒,白玉无瑕、一尘不染,此境只有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我轻轻地踩了上去,一步步地从中间走过,身后留下一排清晰的足迹,摄友拍下了这意义非凡的瞬间。

 

这时,其他摄友也陆续上来了,大家合影后仍觉意犹未尽,有的躺在洁白的“地毯上”,张开四肢,硕大的相机吊在肚子上,形成一个“太”字,点睛之笔,滑稽得很,立此存照,精彩分享。继续攀登,来到一条峡谷前,一泓静静的潭水“青冥浩荡不见底”,悬崖上的冰雪倒影在镜子一般的水面上,有如仙女在梳妆,真是天上人间,爱美之心一样有之。

 

大雪封山、晨雾弥漫,我们东寻西找、左顾右盼,眼前已是悬崖百丈冰,无法继续前行。我想起我在以前的文章里曾写道:也许我们踏破铁鞋也攀不上艺术的巅峰,但我们却可以在崎岖的山路上尽情地欣赏美丽的风景。确实,人生重要的是过程,是丰富的经历,是精彩的人生,顺其自然、量力而行,不必太在乎成败得失,努力攀登就是了,真是思飘云外、浮想联翩。一摄友指着远处问我,那像不像一幅水墨画?我顺指眺望,只见山间绕着薄纱般的白云,山谷飘着丝巾般的瀑布,层峦叠嶂、高低起伏、变化万千,如果手中有笔墨宣纸,我一定要挥毫泼墨、尽情挥洒,将这大好江山尽收笔端。

 

这时,工作人员打来电话,说他们已到村口,现在大家已经疯了,雪地上打滚的、打雪仗的、滚雪球的、堆雪人的、跳舞的、拍照的,根本无法集中,我说山上的风景更精彩,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们在山上寻寻觅觅,许多精彩的画面进入我们的镜头,狂拍一番后,我们才一步三回头地往山下走,上山时没来得及关注的景色映入眼帘,大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之感。俯瞰群山,层峦叠嶂一望无际,白雪苍茫万千气象;环顾路旁,白雪覆盖下的原野好似巨大的竞技场,千姿百态的树木顶霜傲雪、雄姿英发。硕大的棕榈树那巨扇一般的手掌,被厚厚的白雪压得无法伸展,但却尽显能屈能伸的大丈夫气质;路边的小草,尖尖的叶片冲破冰雪,直指青天,决不低下高贵的头颅。

 

我想,这就是气节,不管多么弱小,只要有不屈的灵魂,就能让人刮目相看,令人肃然起敬!其实,大雪虽然铺天盖地、蔚为壮观,但她也非常脆弱、非常娇气,只要有风轻轻吹过,就会哗哗地从树枝往下掉;太阳一晒,就会悄悄地流泪,变得弱不禁风、楚楚可怜;她的出现,更多的是为了衬托梅花的傲骨、翠竹的坚韧、松柏的气节,为了彰显“万类霜天竞自由”的奔放和豪迈!她知道,冰雪只有汇入江河大海,才能生生不息,形成摧枯拉朽的磅礴力量;才能载舟覆舟,掀起翻江倒海的万丈狂澜!我不知道李白看见这般景色会有怎样的感受,怎样的疯狂?但我敢肯定,我们的词典里会增加不少美妙成语、华丽辞章,我们的生活中会增添更多诗情画意、壮志豪情!

 

继续沿阶而下,远远看见团友们边拍照边往上走,有人不时故意摇一摇路边的树干,洁白的雪花“疑是银河落九天”,只听一阵惊叫声,树下之人顿时变成白花花的雪球滚了出来,引得笑声一片,大家纷纷瞄准拍照、录像,真是妙趣横生、快乐连连。栏杆上的积雪有如洁白的雪糕,有的团友忍不住俯下脸去亲吻一下、吃上一口,真是佳肴本天送、馋嘴偶吃之,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团友汇合,激情澎湃、热情高涨,经过一番雪地狂欢,直累得气喘吁吁,才渐渐安静下来,依依不舍地往山下走。此时,太阳已挂上半空,苍茫的大地在阳光下发出闪闪的银光,村口的雪花已开始融化,雪白的地毯渐渐变成一个巨大的蒸笼,厚厚的白雪成为一个个晶莹的大馒头,整整齐齐地排列着,仿佛飘出诱人的清香。

 

大树上的雪花在不断地往下掉,枝干伸展着负重已久的身躯,发出清脆的响声,有如得胜归来的勇士在骄傲地宣告,“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采风团成员陆陆续续地回到了山下,在农家餐馆共进午餐,然后挥别美丽的村庄。出到村口,宽阔的停车场已是冰雪消融,只剩下斑斑点点的残雪。我站在广场中央,团友们手拉着手,将我团团围住,形成了一个圆圈,然后是两层、三层,就像三个巨大的同心圆,大家尽情地欢呼、疯狂地舞蹈。

 

正所谓,“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放眼四顾,雪山仍然银装素裹、苍苍茫茫;抬望眼,天空正盘旋着一只雄鹰,不,是李白化身的鲲鹏,在俯瞰着我们,期待着我们“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正是:狂喜天姥连天雪,骚人能不俱欢颜?快哉快哉!  

发布时间:2021-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