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诗人张况 / 灾难的消逝只认可患难与共的人伦秩序

水利万物而不争,但滔天洪水

明显不在此列,它过于任性

跟谁都争,争名争利争流域

喜欢以荒腔走板乘人之危,抄人后路

随性以自己的泛滥历史表达没谱的流向

逮人短处,就往死里戳。争不过

便闭着眼,鼓起腮帮,一泻而下

将无数条竖写的恶性诘难,磨砺成

夺命尖刀,插入大地白茫茫的心脏

给旱涝不保的人间,涂上一层浑黄的

底色,疯狂灌注死亡的冰冷内涵

以此祸害蓝色星球上的无辜生灵

坏天气淅沥沥下载的有毒软件

以十二时辰不歇脚的降雨量,打破尘封千年的

身份记录,将美丽河南平和后的天气预报

浇成无语的落汤鸡。挨千刀的世纪豪雨

泼出泯灭水性的胆汁,瞬间涌流成

悍妇骂街的黑色汪洋。它吃人的凶相

露出魔鬼的獠牙,将人们奔忙的脚印

连同日常生活,撕咬得千疮百孔

马路渎职,遂沦为施暴的屠刀

数十里长的罪恶白刃,杀人不见血啊

那犀利的招式,架在机动车挂挡的

喉结上,让倒霉的车牌由冒烟,直至哑火

进而成为立地成佛的屠戮对象

地铁泪崩,出家实属情非得已

它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有

被强行淋浴剃度的一天。无性繁殖的

地下河,如城市隐匿的私处,竟于瞬间

怀孕一个液态的姓氏,破腹产出一个

滴沥馋涎的恐怖替身。我看见

离死神咫尺之遥的地界上,求生的呼喊

在无法买舟的焦灼中,汩汩浮起

悬空的劫难。世事无常啊

今夜郑州失眠,失眠的

还有全国人民提到嗓子眼的各色心脏

星辰坠落,点滴都是

天空垂落的血斑泪迹

众生平等,生活没有既定的保护色

防患未然是必要的谦卑选项,东南西北中

都有可能是特大暴雨阵发性炫技的

空茫地盘。老天爷的坏脾气很难捉摸

洪水恣虐的方程,根本没有标准答案

灾情不讲规矩,也没有固定流程

灾民的哭喊声像泄洪时的阶段性口误

喊错谁的名字,都不足为奇

我发现,屏幕上那些渐行渐远的不堪记忆

正以逆流的倒影,多维度复制家国情怀

死死按住了云朵骤喜骤悲的浮浪性格

经验告诉我们,灾难的生成或消逝

有时只认可患难与共的人伦秩序

中原何辜,奈何以洪水洗刷古都歉意

河南一夜遭灾,但人间不缺全天候的大爱

按我说,这世上还是好心人多啊

要不,按滔天洪水吊儿郎当的德行

为何看见好人,它就拔腿而逃了呢

(张况,著名诗人、作家,1971年生于广东五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常务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

发布时间:2021-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