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诗人张况:《大晋帝国史诗》(选章)

第八章  迟暮的净水懒与自私的歪风缠斗
 
 
人心不足蛇吞象
欲壑难填江吞海
任人唯亲的曹爽
将自己胞弟曹羲
摆上了中领军的位置
让他那双章鱼般的手
伸出无数个贪婪吸盘
以统帅整个宫廷禁军
 
曹爽煞费苦心的玩法
说到底无非就是想要
豢养一条家族的鹰犬
为自己左右朝廷命运
放纵一串自私的野心
 
还是这个贪婪的曹爽
以贪得无厌的大动作
愣将另一个胞弟曹训
任命为朝廷武卫将军
让他分管煊赫的军权
替自己日后浓妆淡抹
修剪旁逸斜出的枝叶
同时也便于公器私用
为自己能够腾出手来耍权弄威
提供一个杀气腾腾的可靠保障
曹爽明目张胆的任人唯亲恶举
让装傻的司马懿嗅出了狐臭味
曹爽臃肿不堪的屁股每抬一下
司马太傅都晓得他想拉屎还是拉尿
曹爽飞扬跋扈的小手掌每翻动一下
司马太傅都知道他想耍何种的花招
 
一阵潮湿的阴风
拂过邪恶的水面
摇摇欲坠的民心
在月色的笼罩下
被黑压压的唾沫
赫然淹死于水底
万般无奈之下的司马太傅
像被架空权力的光杆司令
无法看清自己的未来路向
他那双熟悉战场运作的手
一旦触及索然无味的理论
就如同两片无枝可依的枯叶
被曹爽践踏得没有半点脾气
他被迫提前离岗的满腹牢骚
不得不在曹爽的步步紧逼中
退守一隅
静候机遇
默不作声
以待天时
 
司马懿就像一江迟暮的净水
懒得与满朝自私的歪风缠斗
他从不磨唧啰嗦的骑士风格
让他的形象突然显得很高大
 
一棵遭遇过空前盘剥的老树
他的气质历久弥坚意蕴深潜
他要在时序不经意的季节里
勇敢的开出惊世骇俗的绿色
并坚信能让满眼的明媚春光
经受住暴风骤雨的疯狂洗礼
 
被曹爽逼到墙角的司马太傅
不得不诈称风痹病再次复发
他这回干脆直接退出了政坛
以卷铺盖立马走人的潇洒劲
来无声对抗曹爽的为所欲为
他用退居二线示人以弱的养晦之举
暂时避开曹爽咄咄逼人的正面锋芒
他要在暗地里磨好自己韬光的刀斧
在弃绝经验的血色黄昏即将到来时
冷不丁的举起手中那把锋利的砍刀
突然挥向那朵屡屡作践自己的乌云
企望能在瞬间摘除那颗自焚的落日
 
向来自认为绝顶聪明的曹爽
其实是个成色不足的大笨蛋
他不懂得给别人留一条活路
更不懂得为自己留一条退路
 
其实给别人留活路
就是给自己留退路
活路弄得不好的话
有时可能变成死路
而退路一旦被堵住
也就可能成了死路
 
多年来处心积虑的职场磨砺
让曹爽不得不腾出部分心计
来对付眼下可能发生的意外
他黑暗的心事被一阵风撕裂
只留下残损不堪的条状野心
他闪动着鹰一般敏感的眼力
随时盯住司马懿的一举一动
他这种近乎监视居住的做法
其实是一种恶劣的政治迫害
来自精神领域里的巨大凶器
就像一把悬在头顶上的利剑
让心思极其缜密的司马太傅
有一种喘不过去气来的感觉
只不过此时出于自保的原因
司马懿必需先暂时避开锋芒
以免在与曹爽正面遭遇之时
发生擦枪走火的不愉快场面
 
司马懿这一低调的明智之举
显然是故意示人以弱的做法
具有常人不具备的智慧考量
生存之道乃是一门艺术活啊
司马懿显然是一位丹青高手
他那手与众不同的处事绝活
将双方隔空手谈切磋的对垒
演绎得几近炉火纯青的地步
让人见识了他所祭出的手段
原来具有如此之高的含金量
 
曹爽唾沫横飞的嘴
当然也不是吃素的
他顺风转舵的体内
潜藏着多疑的闪电
随时准备以一种霹雳手段
劈碎对手徒劳无功的抵抗
借此扩散自己深秋的大梦
结出令人垂涎欲滴的硕果
 
曹爽当然不是稚嫩的小孩
他深知司马懿的负气退场
是一种以退为进的小伎俩
而非出于认输的自愿撤离
这种疑似缓兵之计的做法
因其裹着老子不玩了的花哨外衣
而显现出极具掩饰意味的欺骗性
 
曹爽风起云涌的内心世界里
总在担心这老狐狸的风痹病
是否穿着伪装过的狡猾病服
以虚假的病号身份混淆视听
实则是在处心积虑厉兵秣马
他总担心司马懿玩阴阳二手
以假病历上子虚乌有的病情
来掩饰磨刀霍霍的真实野心
为刺探这老狐狸病情的真伪
曹爽从自己内心疑云的深处
甩出一根顾虑重重的诊疗器
透过帝国上空看不见的病灶
蠡测司马懿阴云密布的心跳
 
曹爽这种看似高智商的举动
早就被司马懿的狗鼻子嗅到
为把风痹病装得更加可信些
司马懿将计就计往床上一躺
耷拉下两片棺材盖般的眼皮
就开始煞有介事的闭目佯病
如一座罹患坍塌风险的危房
紧闭着两扇病入膏肓的门扉
随时恭候曹爽这场骤雨来临
 
吐血是最容易迷惑人的场景
很多人看到血心里就会发憷
咳嗽是最容易让人信服的病
很多人听到咳嗽就方寸大乱
他们不知道司马懿的葫芦里
究竟卖的是什么牌子的鬼药
自然也就不会晓得太傅之病
乃一场彻头彻尾的弥天大谎
同理他们也就万不可能知道
司马懿一直秉持的生存之道
藏匿着哪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装着哪些令人摸不透的谜团
 
司马懿这些驾轻就熟的病症
其实已不止一次配合他出场
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
且不止一个人被他成功蒙骗
常人的眼睛倘从正面望过去
一点也看不出他内心的阴影
究竟与现实隔着多少重面纱
 
恰好此时曹爽最器重的心腹李胜
鸿运当头需要调任荆州刺史一职
精于算计苦于找不到理由的曹爽
这回顺水推舟让他以辞行的名义
赶紧跑到司马懿府上去一探虚实
然后一五一十将此行的所见所闻
形成一份绝密文件或安静的内参
赶紧悄无声息地呈交到自己面前
让自己多疑的眼神进行逐一筛查
看看司马懿这个成份可疑的病例
究竟潜藏着多大的水分和可信度
 
天色向晚
万物萧条
阴云漠漠
秋凉如水
一阵大风吹过之后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苍白惨淡的天色下
司马懿滴水不漏的病历
从嘴角溢出的障眼汤水
濡湿了李胜虚伪的关怀
司马太傅的绝招确实显得相当有水平
他故意将荆州说成并州的耳聋型试纸
巧妙地遮盖了李胜散乱而虚浮的眼神
让这位负有特殊使命的拟任荆州刺史
没半点怀疑就相信了眼前所见的情形
乃是一种板上钉钉的如假包换的真实
 
复命是一种得意的事件回炉
无需花太多口舌解说些什么
就能将事件梳理得一清二楚
李胜眼见为实的高清度回禀
迅速将司马懿已经形神相离
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好消息
打扮成一具行将就木的尸首
让静候佳音幸灾乐祸的曹爽
高兴得几乎都要手舞足蹈了
曹爽眯着三角眼奸喃喃自语
这老狐狸果真到了风烛残年
成为一棵不推自倒的朽木了
还犯得着担心他会翻天不成
看来老夫不祝贺他都不行呀
这样的特大好消息摆在面前
比任何奖赏都要来得实惠啊
李胜这小子看来真有两下子
给他弄这个刺史位置很合适
看来没白费我曹某一番心血
 
司马老贼再也不足为惧的特级虚假情报
就这样顺利挡住了曹爽自以为是的视线
这种纯属搞笑版本的单方面一条龙误读
同时也遮住了司马懿阴沉沉的一抹冷笑
牛哄哄跟俺司马老太傅斗智斗勇玩阴的
曹爽你他娘滚犊子两片小屁股还嫩了点
 
公元249年执著而大意的正月
天空像往年一样滴着冰冷鼻涕
眼前渐行渐远的历代祖宗牌位
牵扯着阴历里感恩的一夕孝道
将一个即将到来的命运关键词
滴沥得没有一点点悬念的痕迹
内容极其诡异的一次祭祖活动
即将被毫无征兆的事件全覆盖
一个完全改变朝廷格局的行动
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凌厉气势
将曹魏政权尚属稚嫩的小翅膀
刹那间劈成一堆血淋淋的碎片
 
少帝曹芳手持祖传的规矩
携着良心绕不过去的礼数
穿越祖荫里的天空和大地
照例要赶去高平陵墓祭祀
曹爽曹羲兄弟二人的影子
就像一串紧随其后的响屁
放出一股令人掩鼻的臭气
他们前呼后拥的奴才形象
以亦步亦趋的鹰犬做派
散发着潮湿难闻的忠心
像无法讨价还价的闭环
剧透着毫无征兆的换届
即将于满是悬念的一隅
操弄一场无规则的选举
 
在体制内寻求可靠荫庇
那伴君如伴虎的体力活
无异于透过时间的缺口
去找历史光天化日的茬
即使与魏少帝形影不离
也无法言之凿凿的证明
曹爽就已获取充分信任
 
少帝心里此刻比谁都明白
曹爽兄弟俩盖不住的野心
其实早已是路人皆知的事
碍于先帝此前的托孤之重
他无力剥去曹爽的特权
父皇留下来的潘多拉盒
真是无意中害苦了自己
想想都是蛋疼的埋汰事
 
一众祭祀的人马
缓缓走在马路上
奢华的龙辇銮仪
在缓慢移步换景
如一件懒洋洋宽阔无比无可救药的睡袍
包裹着曹爽兄弟二人无限松弛的臭皮囊
一俟扫墓队伍浩浩荡荡走出愚蠢的南门
手眼通天的司马懿即从病榻上一跃而起
抖落身上佯病的外套和虚张声势的倦容
一声棒喝立马带领自己的两个凶悍虎子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关闭蓄谋已久的城门
瞬间就祭出谋略狠招
堵死少帝他们的退路
让曹爽真正见识到了
何谓阴谋
何谓智慧
何为作死
何为深悔
 
司马懿假传皇太后似有若无的懿旨
立马关城门夺武库抢占战略制高点
易如反掌地接收了曹爽曹羲的军营
同时假借郭太后诏令上的一抹剑气
瞒过永宁宫怨愤的胭脂粉黛
迅速革除了曹爽曹羲的军职
将曹家兄弟趾高气扬的傲气
顿时打入悲催的十八层地狱
 
 
(《大晋帝国史诗》即将由岭南美术出版社出版)
 
 
 
张况,著名诗人、文学评论家、书法家,1971年生,广东五华潭下南华村人。当代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重要代表之一,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已出版史诗三部曲《大秦帝国史诗》《大汉帝国史诗》《大隋帝国史诗》等31部,主编诗文选30部,获2018年度十佳华语诗人奖、2019年郭小川诗歌奖,代表作有100000行21卷《中华史诗》。与陆健、程维、雁西并称为“中国诗坛四公子”。业余工书法,中国硬笔书协常务理事兼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广东省硬笔书协副主席,现居广东佛山。





供稿:北京城市未来文化艺术中心
发布时间:2019-10-29